你的位置:长沙招三募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> 产品展示 > 《天幕红尘》一,缘起“见路不走”的谜团,一个殒命莫斯科的投机商人,一笔巨额的私人债务
《天幕红尘》一,缘起“见路不走”的谜团,一个殒命莫斯科的投机商人,一笔巨额的私人债务
发布日期:2022-08-17 10:35    点击次数:81

《天幕红尘》除了继续保持豆豆小说特有的世界背景、商战风云和人生思考之外,政治元素的介入,显得非常突出。

这个故事从苏联解体,石油大亨罗家明一夜之间破产自杀而起,始终不离“政治”;而叶子农作为一个“西马”的研究者,独处海外,企图挽狂澜于既倒,终于被海外势力杀害。

叶子农的“见路不走”的如禅偈般的哲言,贯穿了整个故事的始终,神秘莫测,成为人人在破解的一道难题。

巨商、演艺明星。海外学子纷纷登场,场景在莫斯科、纽约、巴黎、匈牙利、中国之间穿梭般展开……

一个中国商人的最后诀别

1991年8月24日,夜,莫斯科。

一个因为苏联政局动荡而瞬间破产的石油商人罗家明,最后一次看着裱挂在办公室墙上的一幅中国书法:“见路不走”。

“见路不走”,对于别人来说,也许仅仅是莫名其妙的四个字,但对于罗家明来说,这是他此前深信不疑的生存信仰。他曾经凭借着这份信仰开疆拓土,一路从北京打拼到纽约,再从纽约打拼到莫斯科,他的生意蒸蒸日上,他纵横捭阖于商界和政界,眼看着就要迎来自己人生的辉煌和巅峰,就差那么一点点,一切的一切却在意想不到间灰飞烟灭。

苏联面临史无前例的政局洗牌,而罗家明此前苦心经营的,依靠苏联权力资源买下150口井的石油开采权,再转手卖给美国公司从而大发一笔的投资彻底失败,公司的3个苏联权力股高官已被逮捕,罗家明自己更是投入了多年打拼的财富,甚至借了一大笔私人的债务……

而此刻,罗家明觉得他根本就找不到一条生路,他再也做不到“见路不走”了。

他绝望地写下了简单却沉重的遗言:

我撑不住了。

我不能请求原谅,这不是可以原谅的事!

随后,他打开办公桌的抽屉,取出一个礼盒,拿出里面的一只左轮手枪,这本是一位苏联将军的公子送给他的礼物,然而他此生唯一用的一次,竟然是结束自己的生命。

罗家明并不是一个泛泛之辈,然而当他倾其所有投入所有的资本,并押注苏联政治,根本没有给自己留退路的时候,他就已经开始脱离一个商人的基本原则,而成了一个投机的赌徒。

赌徒注定是不会成为最后赢家的。

罗家明临死前不是没有想过远在纽约的家,那里有他的老母亲,有他的妻子和孩子,只是在他心态彻底崩溃后,他再也无法面对自己,无法面对家庭,他选择了离开这个曾经无比眷恋的世界。

随着一声枪响,罗家明身体前倾,倒伏在办公桌上,鲜血顺着桌子的边沿往下流淌……

罗家明走了,然而,他留给家庭的更是一场雪崩……

奇怪的还债逻辑

戴梦岩,90年代初当红的香港女星,身价不菲。

8月25日,就在戴梦岩正在拍摄片场拍戏的时候,她突然接到罗家明妻子林雪红的传真,罗家明24日夜在莫斯科自杀,罗家明的母亲苏玉平教授在得到儿子的死讯后深受打击,于25号心脏病发作在纽约去世。

戴梦岩是苏教授的学生,他们的关系很好, 绍兴县网上轻纺城梦工坊窗帘布行因为这层私人关系,罗家明的这次投资还借了戴梦岩30万美元,然而令她没想到的是,罗家竟突然遭遇了如此大的打击。

戴梦岩紧急联系已在北京机场的经纪人梁士乔,让他暂停前往巴黎电影节的行程,先改道去纽约,并简单讲述了罗家的变故。

梁士乔是一个商人,本来这次提前赶往巴黎,就是想做好事前的准备,因为戴梦岩要参加电影节,而且极有可能获奖,这涉及戴梦岩的演艺事业,当然也跟自己的生意息息相关。所以,梁士乔对于戴梦岩改变行程的主意一时并不赞同,但他还是尊重了戴梦岩的决定,于是赶回片场跟戴梦岩会合,了解具体的情况。

见到戴梦岩后,梁士乔接过传真,才了解了事情的大致原委。传真里,林雪红介绍了罗家现在的情况,罗家明与其他两个苏联高官的公子共同融资500多万美元投资俄罗斯石油开采,其实只是以权力背景的超低价格买下一片油井开采权,并非是真正开采,而是要转手卖给美国一家石油公司从中谋取暴利……

罗家明所有的债务期限是1991年11月10日,但随着罗家明的出事,一切的计划都成泡影了。现在罗家在纽约就是剩下罗家明的妻子林雪红、女儿和罗家明的妹妹罗慧娟,位于曼哈顿的裕香阁饭店是她们唯一的生计。

罗家明作为诺尔库克石油公司的大股东,个人损失240万美元,输掉了这些年的全部财富积累,总债务105万美元,其中私人债务60万美元,分别是:裕香阁饭店抵押贷款本息45万美元;戴梦岩本息36万美元;老九本息12万美元;布兰迪本息6万美元;库格列夫本息6万美元。

这其中,戴梦岩是最大的私人债权人。梁士乔注意到,产品展示传真里之所以请各位债权人到柏林商议还债的事,就是奔着柏林的一个人去的,而这个人正是——叶子农,就是那个送给罗家明“见路不走”四个字的人。

但是此时的戴梦岩和梁士乔,实在看不出叶子农有多大的本事,这个柏林的叶子农显然并不阔气,住着一套很破旧的40多平的房子,以出租一个16平米的小店铺为生。

然而林雪红却执意要去柏林,执意要找叶子农,因为她觉得叶子农得对罗家明的遭遇负一定的责任,因为罗家明生前就是把“见路不走”当做自己的行事准则的。

就因为一句云里雾里的“见路不走”,戴梦岩不明白是什么意思,梁士乔也不明白是什么意思,这笔债务此时变得像个谜团,而他们现在一致的共识是:这么多钱,就是抢银行都来不及了!

林雪红到底为什么如此决绝的要去柏林呢?巨额的债务还有可能还的清吗?

绝望中的救命稻草

梁士乔飞到纽约,见到了罗家明的妻子林雪红。

林雪红尽管显的很疲惫,但她却做出了常人难以做到的坚强和独立。面对梁士乔的客套问候,她回答,死的人已经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还没死的人怎么活。

而对戴梦岩让梁士乔带来的1万美元,林雪红则是象征性的收下1000美元,其余的坚决让梁士乔收回。

此外,林雪红还请了当地华人社团的主席撮合不愿意去柏林的债权人。林雪红所做的一切,都是奔着解决问题而来的,没有丝毫的逃避和做作,她要拼尽全力给债权人一个交代,这让梁士乔也深为触动。

梁士乔问起罗家明和叶子农的关系,从林雪红的讲述中,关于叶子农的其人其事才渐渐显现出来,那简直就是一个怪人、一个奇人。

原来,在1987年,也就是4年前,当时罗家明还在北京开公司,有一天办公室进来一个陌生人,说是有个项目希望罗家明给他5万元投资用1年,报酬是1年后返还50万元,并且拿出500元说买罗家明5分钟,讲述自己的项目。

5分钟后,罗家明觉得有理有据,然而他也做了个举动,就是给这个陌生人2000元,让他去赚精明的温州人的钱。要是能赚到,他就考虑投资;要是忽悠人的,就当这2000元是他学识的消费。

这个陌生人二话没说,拿着2000元真去了温州,半个月后又杀回来,并向罗家明讲述是如何用2000元赚到温州人8000元的,所有的过程都有据可查。罗家明也是个守承诺的人,什么也没说,直接给了这个陌生人5万元。

当然,这个陌生人就是叶子农。

一年后,叶子农如约而至,提了个皮箱装满了50万元的现金要给罗家明,罗家明问他赚了多少钱,叶子农说200万。

那一刻,罗家明彻底相信眼前的这个奇才了,罗家明邀请叶子农一起去美国发展,然而叶子农却谢绝了,因为他要去柏林研究马克思主义。

叶子农信守承诺执意要给罗家明这50万,罗家明却一再推辞,并说真要谢他,就给他一句比50万还值钱的话吧。于是,叶子农就送给罗家明四个字——“见路不走”。

这就是罗家明和叶子农的“萍水之交”,也是这个让人捉摸不透的“见路不走”的由来。

梁士乔听完林雪红的讲述,已经觉得叶子农够另类了,没想到林红雪说还不止如此。

叶子农16岁开始研究马克思主义,为了直接读原版著作,在“文革”期间就自学了英德两门外语,还在政法大学上了两年学其后退学,佛学院上了两年学其后又退学。

而叶子农如此离奇的种种做法,只是单纯的要弄明白,“文革”时死去的父母,他们至死都忠诚的那个信仰到底是什么,就为这个。

梁士乔了解完后,陷入了沉思,他问林雪红,是愿意相信叶子农有这个能力,而且愿意负责吗?

林红雪说了句意味深长的话:是的,是我愿意相信,而不是相信。因为人在穷途末路的时候,就剩信念还能支撑着走下去,否则,是真的难以活下去了……

墓地祭拜完后,他们一起了去了一个咖啡馆,见到了几个债权人,在一番冗长的商议后,几个债权人:梁士乔(代表戴梦岩)、华人面馆老板老九、美国人迪拉诺电视台新闻编导布兰迪、俄罗斯人库格列夫,他们在林雪红的坚持下,在中间人华商会许主席的的撮合下,终于同意前去柏林,尽管他们此时纷纷不相信罗家明的债务有解决的希望,而仅仅是尽一份朋友的情谊。

但更令所有当事人没想到的是,正是这个前去柏林的决定,让他们认识了一个隐居多年的奇才,从而见证了一段跌宕起伏、血花四溅的传奇般的故事……

未完待续。



相关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