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长沙招三募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> 公司动态 > 《冰雨火》,节奏和群像的“得与失”
《冰雨火》,节奏和群像的“得与失”
发布日期:2022-08-22 21:33    点击次数:126

聊一聊对《冰雨火》已播出7集内容观感。

一,群像。

王劲松饰演的林德赞,一上线就很扑朔迷离。

真相究竟是如他所说他只是找老八打探消息(四舍五入安排老八当他的线人),还是他因为某些迫不得已的理由行差踏错、此后回头无岸,可以操作和猜想的空间很大。

在无剧透的未知情形下,老林究竟是障眼法还是真悲剧,都很有看点。

剧中动辄安排“我林爸是个好人”的模式,又肉麻又老套又奇怪又没有说服力,但王劲松本人的表演能力和角色本体写法上的水准在线,基本保证了老林的角色质感过关。

至于刘恺华队长,目前的表现是个被倒霉外甥拖累的傻舅舅。

一心一意给外甥转钱、让他好好买车好好过日子别让他妈妈失望,却对外甥是大毒枭手下的得力黑手毫不知情。

如若这条线的已知因果后续不再反转,那么接下来将会是正义舅舅和反派涉毒外甥的亲情道义冲突、恩义两难全。

这条线的矛盾设置方法也很老套,但队长角色相对饱满立体、让人能信服。

陈晓饰演的吴振峰,大概是疯魔“孤胆英雄”设定。

一个人走龙潭虎穴,闯天下难关,关关九死一生。

行消骨癯、落拓凄凉,形如鬼魅、心如烈日。

陈晓很适合这个角色。

后续更收敛的表演,也比开场动辄嘶吼的状态更有质感。

他的这条线,具体故事中很多内容都过于眼熟,但男主或双男主之一披着这样的“接近反派”外衣上线,依旧是值得关注的突破。

反派阵营中,东哥、老八、二两、以及各位大毒枭,性格不同、心狠手辣的程度不同,角色层次清晰、人物质感分明。

而双刃剑的另外一半则在于,毒贩阵营人员过多、派系林立,太多酱油角色来一下就迅速领盒饭,容易让人第二天看更新时忘记“这人谁啊他跟谁的啊又干了啥啊”。

当然,整体而言群像塑造方面,优点远多过缺点。

二,节奏上的成与败。

《冰雨火》中老八药店这条故事线,虽然存续时间并不长,但内容颇为精彩。

起初,这看似是一家正经的小破药店,并不起眼。

第一个转折,是毒贩前来试图买大黄胶囊,两位鬼鬼祟祟、水很浑。

第一个惊雷,则是陈晓饰演的吴振峰前来搅局,几句黑话一刚问完,店里就天雷地火打了起来。

凶猛、嗜血、残酷,很有粗粝基色。

再一转, 包头市明旺贸易有限公司则是吴振峰报警,而林局打电话给老八泄露消息,众人忙活一场却扑空。

从节奏的角度来说,(如果去掉中间那些其他故事线上黏糊掺杂的内容),推进转折迅速,情节密集、火力生猛,还埋下了“林局为何要那样”“局里究竟谁在搞鬼”的大悬念。

从角色塑造的角度来说,吴振峰的疯,老八的老江湖老油条质感,林局的复杂,都很鲜明。

从制造冲突和指向“正邪”核心角力的角度来说,这条故事线上的内容完成度也不低。

再比如,陈宇去探望从前负伤的老队长。

廖队腿已经负伤、耳朵也已经聋了,看见陈宇提着东西来,一瘸一拐走到门口,指着床底让他将东西放下,在他疑似要讲大事情时方才戴助听的耳机。

“指着床底让人放东西”的细节,镜头清晰交代出环境的窄小逼仄、经济状态的清贫,又小又穷但整洁有序、井井有条。

让人觉得暖,酸,公司动态又值得敬佩。

陈宇打探陈年旧案,廖队遮遮掩掩给林局发消息,神神秘秘的镜头甚至一度让人怀疑“他们老几位究竟在隐瞒什么”。

后续,林局和新老两位队长三位的感情牌,两位帮忙凑钱的老套路,都很煽情、效果过犹不及。

同事兄弟战友感情牌打明了以后,甚至远远不如开始“用手比划着把东西放床底下”生动、有记忆点。

目前已播出7集内容中,《冰雨火》节奏和质感起起落落时好时坏并不均衡。

同样讲吴振峰,大量运用闪回、交代前尘往事,或者在抓捕毒贩之后再拼凑事实真相,手法本身没有问题,但拼凑的节奏却有几分磕巴、拖沓。

三,几点遗憾。

吴振峰和陈宇的故事线,是幼年好友(假)“反目成仇”,长大之后成为两条不同路线上一度刀兵相向的敌人,正邪双子星设定。

当然,吴振峰的“反派”身份显然仅仅是虚假隐藏,他所作所为大概率都是为查案、为求清白正义。

于是,目前所谓的“正邪不两立”“不能回头是岸”,其实都没有真正的落点。

更致命的是,剧作中反复多次出现慢镜头,让两位对峙并久久凝视,安排各路人马频繁说“能看出你们感情好”。

这比粉丝剪的CP向视频还要刻意啊。

真正的对峙张力,理因由故事情节自然而然推动。

如此操作,看似更简单更直接更好操控,实则更容易远离离真正的角色张力情绪感染力。

《冰雨火》对比《破冰行动》,以及隔壁平台去年的《扫黑风暴》,更为本质的弱化,在于对“民生问题”的进一步回避,更加缩回普通刑侦的壳子里。

出于主动选择或被动规避、由于主观或客观条件,既成事实是《冰雨火》在这方面显得更为畏手畏脚,因而也更为平庸。

《破冰行动》开局让人震撼的画面,是整个村子将制毒贩毒等恶行视为稀松平常、天经地义的买卖,群体性的恶的渗透和自然化合理化,叫人毛骨悚然。

至于保护伞的设置,除却让悬念更扑朔迷离之外,更重要的功用是将剧作核心指向“民”的群体性关切。

这是内核层面的困境,未必全然是因为不想或不能,但事实偏偏救是“没有”。

除此之外,《冰雨火》技术执行和内容层面上也有诸多槽点,不止一位年轻演员的表演和台词都很一言难尽。

角色设定方面,杨玲这个角色,目前极为寡淡且有注水嫌疑。

她的戏份,时常是将故事(已播内容)再复述一遍。

很难说这是要加戏要注水,还是误会大家对所谓“感情线”有什么执念,抑或后期角色会解开重要的隐藏身份。

某些影视剧中,紧张刺激悬念之外、类似的一碗宵夜一盏夜灯一场等候,犹如刀剑如血中的温柔一梦,但《冰雨火》中类似戏份显然没有这样的神奇功效。

《破冰行动》中女主角牵强的“类似感情线”,以及搅合进男主行动中的内容,数度引发大篇幅吐槽;在这方面,《冰雨火》似乎换汤不换药,更换角色身份和玩法,但本质上都属于“无用废戏”。

无用,不仅仅在于情节上没有推动力,更在于情感上没有表现力、没有“化学效果”。

归根结底,《冰雨火》似乎在不断重复的套路模块中损失冲击力,又在日益狭窄的表达诉求中失却更广阔的共情基础,有点鸡肋。

或许,这本可以是一把利刃。



相关资讯